南方人物周刊:感谢互联网-网站备案查询

来源:未知 作者: 域名备案 浏览:次 发布时间: 2011-01-24 18:01

10年间,没有任何一件事物像互联网一样,对中国人的生活和社会事务造成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通过互联网,“自由、平等与公平”的思想潜移默化

10年前的中国互联网界,最受人关注的消息,来自新浪——2000年4月13日,新浪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板块上市,领先其他两家门户网站,搜狐和网易。

10年后的2010年,新浪再一次贡献了这一年互联网的关键词:微博。与此同时,搜狐、网易和在这10年中崛起的腾讯也推出了自己的微博。某种程度上说,10年间,4家门户网站牢牢地占据了我们的眼球。区别只是,10年前,我们关注资本与财富的勃发,10年后,我们关注互联网对每个人生活的改变。对象还是新浪,重点却已从上市,变成了全民参与。

10年前,巨头们牢牢地掌握着话语权,控制着互联网世界的进入门槛,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好奇地研究着.com开启的另一个世界,中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还屈指可数,三大巨头占据了绝大部分流量。56k modem还没有完全淡出江湖,ADSL上网如火如荼,光纤还只停留于想象,缓慢的网速让很多人还沉浸在文字版网游“MUD”当中。除了互联网公司,还很少有单位会人手配备一台电脑,更别提上网。人们从报纸上获取新闻,每晚回家看电视剧,无奈地忍受着中间漫长的广告。我们只能知道有关部门想让我们知道的东西,只能买到限定范围的东西,稍有逾越,就得付出大得多的代价。

10年后,一个普通中国网民可以在人人网上找到校友,在开心网上不亦乐乎地种菜,在新浪微博讨论钱云会案的真相,在优酷网上传自己用数码相机拍的简易视频,下载各种翻译版本的美剧日剧,在淘宝网上轻松买到比国内价格便宜一半的化妆品,在百度搜索年底要交的工作报告范本,而他的儿子可以在摩尔世界中玩上一整天。

用户诉求在10年后超越了资本和技术的推动,将互联网从程序员、新贵和知识分子手中的玩具,变成了所有阶级、种族和年龄的人们可以共同使用的工具。现在,中国城市里的网速已经很少低于2M,手机、平板电脑甚至手表都可以接入网络。互联网的门槛正在被一点点地磨平。如果你恰好又懂一点英文,可以很轻易地翻过一堵高高的墙,随时知道Twitter上全世界人民正在关注什么,在Facebook上关注南美洲的某个陌生人。我们可以看,可以听,可以知道,可以感受。全中国有4.5亿网民(2010年11月数据),全世界有5亿人在Facebook上,全球有接近20亿人在使用互联网。最起码在这10年间,互联网的力量无可比拟,无可复制,也无可阻挡。

2000年伊始,阵痛突如其来地袭击了互联网。新浪、搜狐和网易都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彼时互联网泡沫在全球方兴未艾,但光辉转瞬即逝,搜狐股价很快跌至60美分,网易在上市的当天就跌破了发行价,一度只有53美分。第二年,因假账风波,网易险些被摘牌。而北京中关村科技园从1995年至2001年的6年间,规模最大的前20%企业中只有1/3生存下来。互联网行业面临重新洗牌。随后的2002年,虽然三大门户网站相继宣布盈利,但都已从传统提供一切信息的门户网站,开始探寻别的盈利路径。新浪提供新闻服务,网易转型网游,都开始树立起了各自的金字招牌。

在这一时期的中国互联网,更多的还是由资本力量推动。人们更关心的是,网站到底能不能像之前的历次技术革命一样,带来账面上实打实的进账。而它对现实生活层面的影响,还仍然欠缺颠覆性的革命。

2003年,一场非典,却带来了中国电子商务的春天。避免出门的人们,开始重新打量网购。这一年,浙商马云所带领的阿里巴巴每日新增供求信息量比去年同期增长3至5倍。原本重点发展B2B的阿里巴巴,在这一年推出了个人网上交易平台:淘宝网。配套的还有独立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两年后,淘宝网成为全球最大的个人交易网站,支付宝成为全国最大的独立第三方电子支付平台。7年后,淘宝网日均交易量最高的一天是2010年11月11日,“光棍节秒杀互动活动”为他们带来了19.5亿的日均交易量。每天有6000万人访问淘宝网,平均每分钟出售4.8万件商品。

开始复苏的国内网站在2004年迎来了新一轮资本狂潮,凭借“一只企鹅”,马化腾的腾讯网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至此,国内4家门户网站分庭抗礼的局面正式形成。但某种意义上,这一年最大的新闻仍然不属于腾讯,而是另一家创立于4年前——2000年1月的公司,百度。这一年,世界搜索老大Google向百度注资了1000万美金。门户网站也开始意识到了搜索的价值,搜狐、新浪纷纷进军搜索界。但1年后,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融资1.09亿美元。

4年后,百度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而谷歌已经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尽管原因殊为复杂,信奉“不作恶”的谷歌,在中国市场也许真的不是更加圆滑和谙熟中国政治的百度的对手,但跨国公司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问题,也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2006年,中国互联网和全世界一样,迎来了全新概念的勃发。资本、金钱仍然是原动力,但这一次,起决定作用的不再是少数几个人,而是大众。

博客、Youtube、SNS,新名词如雨后春笋般在全球涌现。新浪博客成就了徐静蕾,全民的博客热让人们意识到,网络已经成为了新阵地,互联网是他们所能获得的最简单、方便和直接地发表观点的地方。而视频热让人们意识到,如果你连自己想看什么节目都控制不了,就别提更高层次的自由。这一年,言论自由被第一次真正地赋予给了人们。

随后的数年中,社交网站毫无疑问地占据了大多数用户的大多数上网时间。真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和虚拟社会中的交际关系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网络开始真正意义上地改变中国社会。最受欢迎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停服,催生了后来风靡中国的废话“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数以亿计的人将自己的真实生活部分地移植到了网络上,再让网络中投射出的虚拟生活影响到平日的现实。失去任何一个部分,我们都不再完整。

2008年,人们在网上声援圣火传递,关注西藏暴乱,为汶川流泪,为奥运呐喊。2009年,视频网站和字幕组遭严打,工信部和广电总局接连出手,而我们突然发现,前一天还上得去的某网站,第二天就变成了HTTP404,该网页无法显示。

政治开始意识到了网络的力量,像另一个在10年间发展迅猛的行业——房地产一样,国进民退的号角已然吹响。

但网络的力量无法阻挡。2010年,最响亮的口号是,“围观改变中国”。新浪微博让钟家姐妹的眼泪无须白流,钱云会的惨状大白天下,让数以万计的人一起寻找矿工袁学宇,一起为山区的孩子送去御寒衣物。140个字,一个简单的转发按键,上万次默默而坚持不懈地点击“转发”键,在监视之下寻找光亮,有时,需要的只是一个围观。不断进步的科技和不断启蒙的民智,让网络的力量无远弗届。

这是一种什么力量?正是“科技以人为本”的精神。过去10年间,互联网完成了从Web1.0过渡到Web2.0的过程。早期的门户网站将信息上传至网络,为网民们寻找信息荡平道路,他们关注的是尽可能多的提供全面的内容,良莠不齐,简单粗暴。但现在,网络的发展重点是令网民直接互动,由每一个独立的人聚合在一起,产生信息。而互联网所提供的服务也更加精细、私密和个性化。科技的力量在消灭阶级,在令信息快速传播,消灭信息不对称所引起的分化。最起码,在今天的中国,再也不存在“不透风的墙”。

10年间,互联网教会了我们一件事,“自由、平等与公平”的思想通过互联网潜移默化。这一最基本的人权诉求,经由互联网,无声传播。

版权声明:请尊重已备案域名,域名备案,权重域名出售,快速备案域名,阿里云已备案域名,网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网站资讯文章,请注明文章原始地址。
原文地址:/wangzhanxinwen/2011/0124/1262.html

分享给好友